首页 > 消防 > 正文

光影魔术手新闻晚报:被误读的金牌
2018-05-08 23:19:33   来源:    点击:

  编者按:第十二届全国运动会尘埃落定,全国体育健儿奋勇争先,屡创佳绩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问题。从今天起,我们将再度回眸全运赛场,透

  编者按:第十二届全国运动会尘埃落定,全国体育健儿奋勇争先,屡创佳绩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问题。从今天起,我们将再度回眸全运赛场,透过种种现象,反思其中一二,以期引起大家共同关注。

  □晚报记者 徐明 报道

  花游姐妹文婷的眼泪、江苏自行车选手任成远的参赛资格、北京橄榄球女队的罢赛……种种错综复杂的乱象,让全运会的观者眼花缭乱。而在这些乱象的背后,我们能够清晰地看到一条金牌生物链的存在。

  是的,金牌生物链滋生了各种各样的问题。在金牌至上的格调下,没有获得金牌,运动员面临被遗弃,没有获得金牌,运动队面临被遣散。从地方体育官员,到教练员、运动员,被误读的全运会金牌几乎让每个人都被卷入了这个怪圈。

  银牌的无奈

  全运会男子110米栏决赛,上海小将谢文骏如愿摘得金牌。当所有的目光都在衡量谢文骏与刘翔的差距时,获得银牌的江苏小将江帆却向记者吐露了他的无奈。

  “我特别羡慕谢文骏。”江帆说,“我不像谢文骏那样,有自己的教练(团队)。”出道时间比谢文骏早的江帆,在获得银牌后,有一肚子的苦水。“到了这儿(沈阳),我甚至找不到自己的按摩师。”训练后需要放松、按摩的江帆,曾经在全运会上有过自己寻找理疗师的经历,在遍寻无果后,终于,一位理疗师答应了他。不过,对方却要求他自己打车过来。“打车过来吧,在市内,40多元。”

  这就是一名银牌选手的无奈。在很多省份,全运会的成绩决定了一个运动员的待遇。可以想象,连获得银牌的选手尚且如此,那些获得铜牌、甚至没有拿到奖牌的选手,会是什么地位?

  其实,江帆与谢文骏的实力不相上下,两人都被视为刘翔之后,中国在男子110米栏这个项目的接班人。在不久前的莫斯科田径锦标赛上,江帆与谢文骏虽然都没有拿到决赛资格,但是,目前两人在国内110米栏这个项目上的实力,已经无人能出其右。与江帆不同的是,谢文骏的背后,是刘翔的教练孙海平和上海体育雄厚的财力资源。“男子110米栏这个项目直击,今后仍将是上海体育的一个亮点。”在全运会总结会上,上海市体育局局长李毓毅如是告诉记者。

  谢文骏的条件,只能让江帆望而兴叹。“我渴望去国外训练、比赛,也渴望孙海平教练能带上我。”江帆羡慕谢文骏的不仅仅是对方背后的服务团队,还有全年详细的海外训练、比赛计划。然而,对江帆来说,在全运会上连按摩师都很难找到,更何谈去国外拉练?

  冰冷的金牌

  金牌,决定着一个运动员或运动队是过好日子,还是过苦日子,甚至决定一个运动员的一生。我们常说,全运会过多地承载了地方官员的政绩。也正因此,各省市对全运金牌的重视,甚至等同于奥运金牌。在利益的驱使下,一枚全运会的金牌往往被误读为比任何事情都重要,包括亲情。

  全运会四人单桨2000米决赛,山东姑娘高秋秋如愿获得金牌。然而,与喜悦伴随而来的却是爸爸去世的噩耗。“我不要金牌,要爸爸!”高秋秋撕心裂肺的呐喊,仿佛在控诉旁人剥夺了她见爸爸最后一面的权利。

  事实上,高秋秋父亲去世,山东赛艇队早就知道详情,唯一被蒙在鼓里的就是高秋秋。“我们有个教练专门去她家跟她母亲交流过。但她妈妈说,这是她首次参加大赛,而且被寄予厚望,因此,担心孩子受不了,影响成绩。”为了一枚全运会金牌,高秋秋的母亲和赛艇队的领导一起隐瞒了父亲的病情,最后,高秋秋也失去了见父亲最后一面的机会。

  然而,这种保护女儿前途职业,担心女儿受打击的做法就真的妥当吗?其实质是不顾他人感受,剥夺知情权。而教练组的心态,难免不被打上功利主义、金牌至上的标签。

  其实,在中国体育界,这样的事情几乎每一届全运会都有发生,甚至还曾被当作正面典型被广泛报道,这其实是违背了人伦常理。在对金牌渴求的过程中,亲情其实可以战胜一切。比如,广东游泳老将周嘉威在全运会男子100米蝶泳比赛中,击败吴鹏,夺得冠军。同样是冠军,周嘉威却可以在母亲去世前服侍左右,为妈妈完成全运会的心愿。这枚浓缩了亲情的奖牌,比任何一枚冷冰冰的金牌,都让人动容。

  道德的缺失

  透心凉,齐分享,是为国家队征战多年的花游姐妹蒋文文、蒋婷婷在全运会上的真实写照。在全运会上,我们常常惊叹于各种乱象,而这些乱象,无一不是受到金牌利益的驱使。为了全运会金牌,运动员、教练员和裁判员甚至可以不择手段,丧失道德底线。

  女子小轮车越野赛,甘肃自行车队教练张烨赛后痛斥辽宁队员故意对夺冠大热门、甘肃队队员逯艳撞车、推搡,导致逯艳屈居亚军,另一位辽宁选手夺冠。“辽宁队队员做出这种舍己救队友的举动,很难不是教练授意的。小轮车运动员本来就十分危险,辽宁队教练指使队员撞车变形金刚,就是将运动员的生命视为儿戏。”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金牌对于运动员、教练的巨大诱惑,确实让部分人为此而不计一切代价。

  云南19岁小将杨杰楠的遭遇,更是道德底线沦丧的真实写照。为了有资格参加全运会拳击比赛,杨杰楠铤而走险,在路边药店花了16元买了一种神奇药,据说,这种药可以帮助他在短时间内“瘦下来”。据悉,驱使杨杰楠买药的是一句队里的承诺。“如果在全运会上取得好成绩,就有转正的可能。”

  一心改变命运的杨杰楠,为了改变家境贫寒的现状,从拳击前辈那里,听说了神奇药“利尿剂”,于是,他抱着侥幸的心理,以身试药。虽然在预赛过关斩将,取得了全运会的参赛资格,但是,他最终未能逃出兴奋剂检测,云南代表团也因此失去了获得体育道德风尚奖的资格。

  全运会金牌至上,到了今天,这一游戏规则,已经迫使个别运动员和教练员铤而走险。全运会的初衷是“发展体育运动,增强人民体质”,然而,只要金牌至上的格调不变,参加下一届全运会的运动员和教练员们仍将在这一怪圈中徘徊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酷狗齐鲁晚报:刘翔背后只剩一地鸡毛
下一篇:哑巴新娘京华时报:“尿红墙”不应成为北马“传统”

图片新闻